以七夕为「情人节」,是天大的幽默?
2020-06-17

    

以七夕为「情人节」,是天大的幽默?

七夕,除了有牵牛和织女双星一年一次渡鹊桥重聚的传说外,又称为「乞巧」;唐.柳宗元(773癸丑—819)〈乞巧文〉引南朝梁.宗懔(502壬午—565)的《荆楚岁时记》说:「七夕,妇人以綵缕穿七孔针,陈几筵酒脯瓜果于庭中以乞巧。或云:见天汉中奕奕白气有光五色,以为徵应。见者得福。」此乞巧之所自也。

七夕诗作,自鲍昭(407丁未—466)「暂交金石心,须臾云雨隔」,何逊(480庚申—520)「来欢暂巧笑,还泪已沾妆……别离未得语,河汉渐汤汤」,谢朓(464甲辰—499)「嗟兰夜之难永,泣会促而怨长」的嗟叹感慨,到杜甫(712壬子—770)有「牵牛出河西,织女处其东;万古永相望,七夕谁见同」的怀疑,历代诗人,歌咏不断,各抒所怀。兹录七绝二十首,略窥大要!

唐.权德舆(759己亥—818)〈七夕〉:

今日云軿渡鹊桥,应非脉脉与迢迢。
家人竞喜开妆镜,月下穿针拜九霄。

白居易(772壬子—846)〈七夕〉:

烟霄微月澹长空,银汉秋期万古同。
几许欢情与离恨,年年并在此宵中。

李商隐(812壬辰—858)〈七夕〉:

鸾扇斜分凤幄开,星桥横过鹊飞迴。
争将世上无期别,换得年年一度来。

宋.李之仪(1038戊寅—1117)〈七夕〉:

银汉风休月对絃,灵桥长挂罢星填。
从今祇恐情先老,无复佳期又隔年。

程俱(1078戊午—1144)〈七夕〉:

织女机边天汉流,盈盈脉脉望癡牛。
未应乞巧能如愿,咫尺星桥不自由。

周紫芝(1082壬戌—1155)〈七夕〉:

乌鹊桥成不恨迟,隔秋相见岂无期。
姮娥空傍月中去,嫁得星郎是几时。

喻良能(1120庚子—?)〈七夕戏咏〉:

别多会少两情深,风幌云屏喜不禁。
谁道初秋清夜永,须知一刻直千金。

韩淲(1159己卯—1224)〈七夕〉:

银河翻浪拍空流,玉女停梭清露秋。
天上一年真一日,人间风月自生愁。

陈着(1214甲午—1297)〈七夕〉:

郎自牵牛女自梭,驾言一岁一相过。
不应妄念忘机杼,如此风波亦渡河。

金.李俊民(1175乙未—1260)〈七夕〉:

云汉双星聚散频,一年一度事还新。
民间送巧浑閑事,不见长生殿里人。

元.耶律铸(1221辛巳—1285)〈七夕〉:

今日相逢明日离,逡巡离合几多时。
无情云雨休遮隔,人道相逢一岁期。

明.夏原吉(1366丙午—1430)〈七夕〉:

河东夜夜望河西,目断心摧路转迷。
灵驭幸从今夕会,天鸡慎勿等闲啼。

黄淮(1367丁未—1449)〈七夕〉:

乌鹊成桥拥翠轩,牛郎今夕会天孙。
休嗟隔岁佳期少,良会人间有几番。

于谦(1398戊寅—1457)〈七夕〉:

鹊桥千丈跨银河,夜静风恬水不波。
牛女相逢又相失,欢情不似别情多。

邱濬(1421辛丑—1495)〈七夕三首〉:

枉将佳会玷高名,一夜难偿百夜情。
何似月宫孀宿者,凛然千载有余清。

得失乘除理自然,别多会少不须怜。
相逢三万六千岁,便是人间一百年。

天上佳期果有无,可怜千载被人污。
银河一带清如许,不为天孙洗厚诬。

李梦阳(1472壬辰—1529)〈七夕〉:

云寂露凉丛蕙悲,意衔情恨隔年期。
残机夜歇金萤度,怨女啼春玉箸垂。

清.朱彝尊(1629己巳—1709)〈七夕咏牛女〉:

浪传灵匹几千秋,天路微茫不易求。
今夜白榆连理树,明朝银浦断肠流。

陈廷敬(1638戊寅—1712)〈甲申七夕〉:

想多情少一身轻,我愿无生恨有生。
此夕果然牛女会,生天也恐是多情。

至于词,则秦少游(1409己丑—1100)〈鹊桥仙.七夕〉词,被认为是「化臭腐为神奇,醒人心目」之作: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而南宋女词人朱淑真(1135乙卯—1180)〈鹊桥仙.七夕〉词却说:

巧云妆晚,西风罢暑,小雨翻空月坠。
牵牛织女几经秋,尚多少离肠恨泪。
微凉入袂,幽欢生座,天上人间满意。
何如暮暮与朝朝,更改却年年岁岁。

清人黄永(乾隆元年1736进士)〈鹊桥仙.七夕〉词,更似有意调停:

云帏已挂,月珰初饰,想是相逢时节。
一年三百日相思,怕会面依然羞涩。
今宵迎晤,明朝送别,乌鹊桥边独立。
不如索性学姮娥,拚夜夜广寒孤寂。

如此看来,以七夕为「情人节」,真是天大的幽默!

戏成集句一首作结,〈七夕〉:

欢情不似别情多。(于谦)
如此风波亦渡河。(陈着)
但恐星郎人渐老,(黄山谷)
弯桥销尽奈若何。(李商隐)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